j9九游会官网

  • <tr id='rlif'><strong id='fjb532'></strong> <small id='b1s1dw'></small><button id='ej5j6i'></button><li id='2nl6'> <noscript id='2ewuo'><big id='nntzgr'></big><dt id='xpwg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 <ol id='4wz3k'><option id='50s7f'><table id='zmsa'><blockquote id='quac8'> <tbody id='wbug9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358e'></u><kbd id='afozq2'> <kbd id='0az1oo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pj2c'><strong id='igx0f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tl091p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ty2u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qdn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2qn1cg'><em id='5eyt'></em><td id='hbdo'><div id='phz0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vzp'><big id='c480f'><big id='x8wkd1'></big><legend id='r6ow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968d'><div id='ul30'><ins id='yf4u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l5rk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74i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y4rzs'><q id='i3nxa'><noscript id='pnqs4'></noscript><dt id='xtd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d567my'><i id='a60lh8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博纳影业用力过猛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2022/2/16 9:21:32来源:互联网作者:shu0701030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贺岁档风云(下):博纳影业亢龙有悔

                  冯小刚的黄金时代,成为中国内地贺岁档的起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冯导沉寂之后,贺岁片江湖群龙无首,2005年-2009年是空窗期,之后又是长达五六年的恢复期,终于从2016年开始众神归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跌宕十几年,贺岁片江湖的规矩也发生了变化,喜剧片不再是唯一的种类,中影、华夏和四大民营电影公司的垄断地位不再,一个更加市场化、丰富而多元的贺岁档,恰是行业的进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博纳影业成为了新的扛旗者,更是将硬派战争片这种一点也不喜庆的电影投入春节,并两次成功登顶,重新定义了“贺岁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种努力,能否打消监管层的疑虑,让博纳影业在过会苦等15个月后,拿到A股上市批文?

                  贺岁档谋变

                  冯小刚的黄金创作期结束后,贺岁档的热潮就持续降温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五代导演中,张艺谋是典型的艺术片、商业片割裂,以至于难以诞生票房奇迹;陈凯歌高开低走;其他人大多偏重于乡土气息的文艺片,无法在贺岁档立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进入新世纪,香港电影人争相北上,进口电影配额制逐步落地,合拍片和好莱坞电影成为商业电影的主力军,贺岁档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期间几年,贺岁档饱受冷落。因为合拍片和好莱坞电影集中于动作、枪战、科幻等题材,多把暑期档作为核心市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直到2010年《阿凡达》在寒假期间掀起观影热潮,才让市场重新认识到贺岁档的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1997年-2004年(从《甲方乙方》到《天下无贼》)是中国内地贺岁档的起源期,那么,2005年-2009则是沉寂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经过2010年-2015年的恢复期,贺岁档从2016年进入成熟期。这一年,贺岁档中的春节档(农历初一至初七)票房,从上年的20.09亿元增长至36.49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80%——这一跳跃到目前为止仍然未被超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贺岁档恢复其点石成金的集聚效应。最近几年,票房排名靠前的电影,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贺岁档,2018年的冠亚军《唐人街探案2》、《红海行动》,2019年的亚军《流浪地球》,2021年的亚季军《你好,李焕英》、《唐人街探案3》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,春节档7天收获总票房78.40亿元,在全年(52周)总票房中的占比达到16.68%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疫情冲击之后,贺岁档在2020年-2022年备受考验数据偏离,但不会影响长期走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一个贺岁档的高峰期,冯氏喜剧霸占了功劳簿,经过调整之后,这个档期的电影类型更加多元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冯小刚的早期作品是沿袭了香港贺岁片的喜剧底色,那么,之后数年的贺岁档作品,便是长期而艰难的本土化探索过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悬疑(《唐人街探案》系列)、奇幻(《捉妖记》系列)、科幻(《流浪地球》系列)等题材,在贺岁档百花齐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以至于连续几年,每到大年初一都会上一部《西游记》系列电影,收割一部分票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那时候开始,中影、华夏和剩下的四大民营电影公司(乐视影业几乎退出市场)也不再作为贺岁档的绝对主力出现,新势力也来分一杯羹,比如说2016年才集结成军的“爆款收割机”北京文化和话剧出身的开心麻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以2022年贺岁档目前的季军《奇迹·笨小孩》为例,其出品方为宁浩的坏猴子、文牧野的梦将军和深圳广电,发行方为宁浩的上狮文化,独立电影也走出了商业大片的成长路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博纳扛旗

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来看,对贺岁档改变最大的,还是博纳影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的贺岁档,博纳的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,是绝对核心。2021年底贺岁片预热的时候,张艺谋的《狙击手》也被看作是种子选手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要知道,这种纯粹的战争片,跟贺岁片最初的定义,完全是两个极端。此前创造票房神话的类似题材《战狼2》,为了顺应其主流受众,也是选择了2017年的暑期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博纳影业改变了这个习惯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公司的逻辑是,只要电影质量过硬,无论放在哪个档期,都能得到观众的认可。这与其他电影公司主动迎合贺岁档的思路完全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贺岁档,博纳推出《红海行动》,收获36.50亿元票房,坐上当年的头把交椅;2022年,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称霸贺岁档,在2月14日下午两点票房已经突破34亿元,暂列中国影史票房第九,不出意外能轻松拿下40亿票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为什么能做到?这得问问博纳影业的掌舵人,中国电影(12.100, 0.04, 0.33%)圈最知名的赌徒于冬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冬1994年-1999年任职于北京电影制片厂,1999年-2000年进入中国电影集团公司,之后创立博纳影业,成为民营电影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期,博纳影业擅长与北上的香港电影人合作,作品包括《窃听风云》系列、《澳门风云》系列、《十月围城》、《龙门飞甲》、《一代宗师》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来,于冬带领香港导演们在适应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过程中,发现了一棵摇钱树——大国题材。

                  黄建新的《建国大业》三部曲证明,就算是缺乏商业元素的主旋律题材,只要敢于投资拍大片,影片质量过硬,就能取得商业上的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,这种顺应了民族自豪感的作品,在中国市场获得了天时地利人和,官方支持,观众喜欢,何乐而不为?

                  于冬请来黄建新坐镇,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红海行动》、《中国机长》、《烈火英雄》、《紧急救援》,再加上《长津湖》与《水门桥》,拍一部火一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2021年2月14日的中国电影票房总榜前十名中,博纳影业占据3部,其中《长津湖》以57.75亿元问鼎冠军,《红海行动》和仍在上映的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分列第八和第九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榜单前十名中,北京文化也占据了3部,《战狼2》、《你好,李焕英》、《流浪地球》。但是,该公司因各种内部问题分崩离析,虽然去年投中了大爆款《你好,李焕英》,但全年业绩仍然亏损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一段时间,似乎只有于冬掌舵的博纳影业,才能扛起中国电影的大旗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焦虑等上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大国题材,博纳影业还有一棵摇钱树,韩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韩寒从作家、赛车手的身份转向导演,于冬投资了他的第一部电影《后会无期》。试水成功后,韩寒成立亭东影业,博纳成为该公司第三大股东。通过交叉持股,于冬的博纳影业、韩寒的亭东影业、韩寒出版商路金波的果麦文化(31.140, 0.13, 0.42%),结成了战略联盟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《后会无期》票房6.28亿元,2017年贺岁档《乘风破浪》10.46亿,2019年贺岁档《飞驰人生》17.28亿元,算投入产出比,韩寒IP的盈利能力可能比大国题材还要优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贺岁档,韩寒带着自己的第四部电影《四海》,继续飙着车谈恋爱。本想续写商业传奇,没想到,这部被称为“四不像”的作品口碑垮塌,最终在票房上翻了车,短短几天就退出了今年贺岁档的主赛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虽然《长津湖之水门桥》和《四海》面对的受众不同,但总需求恒定,此消彼长之下,《四海》的结局恐怕早已写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贺岁档堪称一年中竞争最激烈的电影档期,怎么可能把头两名都交给博纳影业呢?

                  现在的问题是,在前期超支成本高筑的背景下,《水门桥》分账票房的盈利,能否抵消《四海》的亏损?

                 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,2022年大概率是的贺岁档的“小年”。今年春节档7天的总票房59.73亿元,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3.81%。这还是建立在平均票价不断上涨的基础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春节档,全国共售出电影片1.25亿张,较2021年的1.77亿张,硬生生减少了5181.3万张。仅大年初一这一天,看电影的人次就减少了851.9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以《水门桥》为首的大片们,趁着春节档涨价,杀鸡取卵,伤害了大家的观影热情,成为上述变化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两年的博纳影业,和前几年的华谊兄弟(3.590, 0.02, 0.56%)一样,拼命想证明自己的能力,用力过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华谊兄弟为了证明自己在内容制作上宝刀未老,在制作端投入巨资,没想到《手机2》、《美人鱼2》、《749局》等大制作仍然只能以存货的形式存在,引发流动性危机,逼得王中军兄弟满地找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博纳影业铆足了劲儿,希望这几部电影能迅速拉动公司业绩,打消监管层对影视公司业绩不稳定的担忧,拿到A股入场券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公司201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,2015年从美股退回后便谋求A股上市,2017年10月首次披露招股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中期,证监会宣布叫停四大行业的跨界定增,其中就包括影视行业。那之后,影视行业更是因查税风波等原因进入整顿期,各大公司的业绩都受到影响,博纳影业的回A计划非常不合时宜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8月,公司更新IPO招股书,继续冲击深交所主板上市。虽然在当年11月就过会,但直到现在都没有拿到上市批文。等待时间长达15个月,这在深交所主板的排队名单中非常少见。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shu070103

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点图片

                频道推荐